第1章:咬死她

   沙漠里的风,瞬间可席卷千里,掀起巨大的沙浪,淹没沙漠旅人的身躯和死亡的尸体。

这是一条通往西域香料之城的黄金之路,可也是死亡之路。

时近黄昏,由东向西,一个从西域购买香料返程的骆驼商队在沙尘中艰难地逆行着。

“看,有黄狼吃人!”有人惊恐地大喊了一嗓子。

商队正前方不到百米,十几条黄狼正在撕扯一个女人的身体,女人披发着头发,拖着残破的身躯,垂死地在沙漠里爬行着,身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印。

一个大红色的包袱扔在不远处,已经被尘沙掩埋了一半。

“黄狼太多了,她没救了?!?br/>
楚敬安深吸口气,拉紧了骆驼,眼看着那女人手臂抬了一下,口吐鲜血,垂下头不动了,黄狼大肆地撕咬着她剩下的身躯。

“它们吃完了那个女人,会不会……袭击我们?”一个家伙腿一抖,没出息地哗啦啦地尿了裤子。

仅仅一个女人不足以填饱十几条黄狼的肚子,它们一定会袭击商队。

“做好防护!”

楚敬安一声令下,大家纷纷抽出了刀剑,不管怎样,都要和黄狼拼上一拼。

“嗷呜!”

一声狼啸传来,十几条黄狼突然停止了撕咬,昂首远望,其中一条黄狼飞跃起来,一口将沙漠里红色的包袱叼起,眯着血红的眸子看向了商队。

商队的人都屏住了呼吸,死亡在一步步逼近他们。

黄狼昂首望了一会儿,衔着包袱慢慢地迈开了步子,走向了商队。

“准备!”

刀剑纷纷举起,商人们冷汗淋漓。

可黄狼在接近商队十几米的地方停住了,头一低,将包袱放在了沙漠里,转身一声长啸,和其他十几条黄狼,飞奔而去。

顷刻间,沙漠只剩下了女人半截的尸体和一个红色的包袱。

“包袱里是什么?我去看看?”

马大先生放下大刀,跑了过去,他捡起包袱,在众人的瞩目中,一点点地打开了。

“一个小女婴儿!”

他扭过头,惊喜地大喊了出来。

……

十四年后,青州楚府,时逢严冬。

旋风卷雪的大院里,一个年约十三、四的女孩儿,穿着花棉袍,跪在青石板的地面上,她垂着头,抿着嘴,时不时地,会抬起一双乌溜溜的眼眸四处瞄上几下,好像在提防着什么。

突然一阵狂躁的犬吠响起,接着一条凶戾的大黄狗飞窜而出,向她狂奔而来,后面还伴随着低低地吆喝声。

“大黄,咬她,咬死她……”

眼看大黄狗张着血口大口扑了上来,跪伏着的女孩儿抬起了眼眸,不慌不忙地掏着什么,很快她的手里多了一把弹弓,嗖的一声,一块坚硬的石头射了出去。

只听“嗷”的一声,大黄狗惨叫地跑开了。

女孩儿的眸子很快垂下,弹弓飞速藏匿起来,继续垂着头,委屈地跪着。

天阴郁着,好像又要下雪了。

她已经跪了快两个时辰了,爹还没有让她起来,估计这次又要跪一天了。

拱月门前,楚惠推了一下身边的妹妹楚兰,气得脸颊上的肌肉抽了几下,两条眉毛扭成了八字。

“我就不信,整不死她……”

“姐,你没听娘说吗,楚乔是灾星,不容易整死的,昨日,她骑马上街,差点踩死了顾大爷,爹让她跪了这么久,也没见她打一个喷嚏,八成是铁做的?!?br/>
“铁做的个屁!下个月,她不死也得死了,嘿嘿!”楚惠冷笑了起来。

“你说的是……那个克妻的楚公子!”

“对啊,楚乔要嫁给京城的病痨鬼、克妻男了,听说崇家订了四门亲,那些女子还没等到过门,不是伤,就是死,第四个都迎进门来,迈火盆的时候一个跟头摔死了?!?br/>
“算起来,楚乔是第五个要进门的新娘子了?!?br/>
“灾星进门,不知道谁的命格更硬,就算她侥幸不死,也得守了活寡,崇公子病成那样,床上那种事儿能行吗?”

“这次看她还不死?”楚惠得意地笑了起来。